<acronym id="62y8c"><optgroup id="62y8c"></optgroup></acronym>
<rt id="62y8c"><xmp id="62y8c">

探秘泰國的大象村——班塔卡儂村

探秘泰國的大象村——班塔卡儂村
曾出現在象牌啤酒廣告中的Thong Bai,是生活在班塔卡儂村的幾百頭圈養大象之一。當Thong Bai不在娛樂業表演時,就被束縛在這個圍場里。
攝影:KIRSTEN LUCE,NATIONAL GEOGRAPHIC
 
撰文:NATASHA DALY
 
  泰國,班塔卡儂村——從Juthamat Jongjiangam開始記事的時候,家里就有大象。
 
  “從兩三歲開始,我就和大象在一起,”她一邊說,一邊在班塔卡儂村的自家門前給女兒喂奶,班塔卡儂村是泰國東部的一個大象村。在我們左邊數米的地方,四頭大象被鐵鏈拴在院子里不同的地方。
 
  Jongjiangam是一位大象飼養員兼訓練員。她的爸爸和哥哥也是。她希望女兒也能和大象一起長大。
 
  這家人的房屋位于一片紅土地之上。每戶人家的屋前都放著一個寬大的竹子平臺,可供坐、休息和看電視。
 
探秘泰國的大象村——班塔卡儂村
馴象師指導小象練習倒立。一旦馴象師能證明大象掌握了三項技巧,能積極參加當地的表演,泰國政府就會每月支付一筆津貼,以補貼馴象師對大象的照料。
攝影:KIRSTEN LUCE,NATIONAL GEOGRAPHIC
 
  黃昏時分,當我在主干道上行走時,注意到熒光屏發出的藍光,除此之外到處都能看到大象。一些家庭只有一頭,另一些則多達五頭,這些大象要么站在防水布下,要么站在金屬屋頂或樹下。少數大象站在一起,主要是大象母親和其幼崽,大多數都是分開站立。幾乎所有大象都戴著腳鏈或腳銬,腳銬把它們的前腿綁在一起。狗和雞在大象的腿間穿梭,揚起陣陣紅色塵土。
 
  圈養大象是泰國旅游業的基石,全泰國共有近3800頭圈養大象。許多大象在大象營地為游客表演,并與游客互動。班塔卡儂村也被當地人稱為“大象村”,任何時候村子里都有大約300頭大象,其附近的素林省據稱是泰國一半以上的圈養大象的來源地。
 
  早在游客涌入泰國體驗大象騎行和觀看其他大象表演之前,這片地區就已經是大象貿易的中心。人們從野外捕獲大象,將其馴化后用于運輸木材。1989年泰國禁止伐木后,許多突然失去工作的馴象師都把大象帶到城市里,然后在交通堵塞的街道上游蕩,乞討小費。
 
  現在,泰國出現了一個蓬勃發展的新興大象產業:旅游業。每年11月,素林省的主要城市素林市都會有數百頭大象被公開展示和買賣。
 
  泰國政府鼓勵旅游業對大象進行訓練,一旦馴象師能證明馴養的大象掌握了三種技巧,并積極參加當地的表演或為游客提供服務,政府就會按月付給他們津貼。許多當地的馴象師,包括班塔卡儂村的Jongjiangam一家人,都參加了這個項目。
 
探秘泰國的大象村——班塔卡儂村
班塔卡儂村的大象和人生活在一起。大多數大象被拴在屋外的短鐵鏈上。班塔卡儂村是泰國圈養大象產業的中心。大象在這里繁殖并接受訓練,許多大象隨后被賣到全國各地的大象營地,開始新的工作和圈養生活。
 
探秘泰國的大象村——班塔卡儂村
被稱為“大象村”的班塔卡儂村近年來吸引了越來越多的游客,游客們渴望看到人和圈養大象生活在一起的場景。大象旅游業是泰國旅游業的基石。
攝影:KIRSTEN LUCE,NATIONAL GEOGRAPHIC
 
  “這里的大象是可以繼承的,就像你的土地一樣,” 馴象師Wanchai Sala-ngam說,他家距離Jongjiangam家步行五分鐘。
 
  不過,并不是班塔卡儂村的每個馴象師都有繼承權。許多馴養大象的人并不擁有大象,其中包括Jongjiangnam的家人。相反,那些經常不住在素林的大象所有者會向一些家庭支付一份微薄的薪水,讓他們照顧和訓練大象,以便讓大象進入娛樂行業。
 
  Jongjiangam的家人訓練的一頭大象最后被賣到清邁的一個大象營地,清邁是泰國大象旅游業的中心。“年幼大象進入大象營地很常見,”她說,同時補充說當你飼養大象的時候,你會像家人一樣照顧它們。“但是如果有一天大象被賣掉,你就無能為力了。有一次,一頭大象沒跟我爸爸說再見就被帶走了。”
 
探秘泰國的大象村——班塔卡儂村
16歲的Siriyupha Chalermlam和女兒Joy一起睡在Joy父親位于班塔卡儂村的家的外面。這家人以飼養四頭大象為生。經過馴養后,班塔卡儂村的大象可能會被賣給旅行用品商,或者被雇來參加當地的活動。
攝影:KIRSTEN LUCE,NATIONAL GEOGRAPHIC
 
  Jongjiangam家人的鄰居Sri Somboon擁有自己的大象。Somboon的父親是一名捕象人,在他七、八歲的時候,父親就開始教他做馴象師。如今已是中年的Somboon飼養了六頭大象。其中五頭在班塔卡儂村,另外一頭在海濱度假城市芭堤雅的一個大象營地工作。
 
  “家象,”Somboon邊說邊打手勢,同時把電視音量調低。在他家的戶外平臺旁邊,一只兩個月大的小象圍著母親緩慢地移動。Somboon指了指馬路對面的第三頭大象,這頭拴在樹上的三歲雄象由他管理,名叫Saeng Kaem。它來回地扭著頭,鼻子甩來甩去。看起來它就像精神錯亂一樣。
 
  Somboon說,Saeng Kaem正在接受訓練,它的繪畫水平正在提高。繪畫是大象表演中最常見的特技之一,大象在馴象師的引導下用鼻子拖著畫筆在紙上移動,馴象師會使用訓練棒——一根末端有鋒利金屬鉤的木棍。Saeng Kaem已經以近8萬美元的價格出售,對一頭在泰國受過訓練的年輕大象來說是非常典型的價格。Somboon說,當Saeng Kaem做好準備后,它將前往泰國南部的一個旅游營地工作。
 
一個復雜的傳統
 
  一天晚上,我和Wanchai Sala-ngam、Jakkrawan Homhual一起坐在Homhual家外的一個平臺上。他們今年33歲,從小就是好朋友。我們的話題轉到馴象上。
 
  他們說,當一頭小象快到兩歲時,馴象師會把它的母親綁在樹上,然后把幼象拖走。一旦分開,幼象就會被圈養起來。他們用訓練棒鉤住幼象的耳朵,教他移動:左,右,轉向,停止。Sala-ngam說,為了教大象坐下,“我們會把幼象的前腿綁起來。一位馴象師會在后面鉤住幼象。另一位馴象師則在前面拉幼象前腿上的繩子。他補充說:“要想訓練大象,就需要使用訓練棒。”
 
  大象馴養傳統中存在看似矛盾的現實,而且很難調和。當地的馴象師說,他們將大象視為家庭一員,但他們也使用訓練棒和其他基于恐懼的訓練方法馴養大象,此外還經常用枷鎖來約束大象。班塔卡儂村里有一座寧靜的大象墓地,墓地里共有一百多座得到精心維護的大象墳墓,上方覆蓋著形似傳統泰國帽子的石頭,為大象的安息之地提供象征性的遮蔽。不過,在離墓地不遠的地方有一個環形道路,道路周圍樹立著許多大象雕像,大象上面騎著手持繩索和訓練棒的捕象人。
 
  根深蒂固的馴象傳統中同時存在尊重和剝削大象的爭斗潛流。班塔卡儂村的馴象師們看到傳統生活方式因有利可圖的大象娛樂產業而變得越來越商業化,對大象究竟是尊重還是剝削的爭論也變得更加激烈。
 
  Jongjiangam曾離開班塔卡儂村,前往海濱度假勝地華欣的一個大象營地工作。“這是一段壓力很大的經歷,如果大象不能表演好,我就會被扣工資,”談到管理層要求大象做出精彩的表演而帶來的壓力時,她說道。
 
探秘泰國的大象村——班塔卡儂村
一頭大象在班塔卡儂村練習繪畫。繪畫是大象表演中最常見的特技之一。通常情況下,大象由一位手持訓練棒的馴象師引導。訓練棒是一根另一端有鋒利金屬鉤的木棍。
攝影:KIRSTEN LUCE,NATIONAL GEOGRAPHIC
 
  幾位班塔卡儂村的居民告訴我,大象營地經常雇傭沒有馴象經驗的人做馴象師。“有些人只是想找一份工作,”Sala-gnam解釋說。雖然他認為,當大象不聽話時,有時使用訓練棒是必要的,但他堅持認為,“你不能總是使用訓練棒。”他說在芭堤雅和普吉島的許多營地里,自己曾親眼看到馴象師過度鞭打大象,尤其是在大象得不到小費的情況下。“不飼養大象的人不理解它們。這就是他們打大象的原因。”Sala-gnam說,這令人沮喪。“盡管我們(和一些大象營地的工作人員)的行為和思維方式不一樣,但人們都把我們當成壞人看待。”
 
  Jongjiangam在華欣的大象營地待了兩三個月后,就重返班塔卡儂村。“我不想再離開了。在這里,我了解大象,”談到家鄉時她說道。
 
  許多居民稱,政府的每月津貼使他們得以留在班塔卡儂村。即便如此,生活還是很艱難,尤其是對大象來說更是如此。
 
  按照Sala-gnam的說法,過去人們的土地更多,大象可以通過更長的枷鎖在森林中度過早年生活,比現在能更自由地覓食和漫步。
 
  他說,現在很多的土地都已經消失和被賣掉,用于農業和城市開發,造成大象的食物嚴重短缺。他指著馬路對面的房屋和大象圍場說:“那里以前全是森林。”
 
  一些當地的馴象師參與了素林計劃,該計劃由泰國非營利組織“拯救大象基金會”于2009年和素林省政府合作建立。素林計劃主要圍繞一塊8平方公里的土地,素林政府將其保留下來以進行重新造林。參與該計劃的馴象師可以帶大象前往那里漫步,與游客們一起工作,這些游客花錢幫助他們完成一些任務,比如種植莊稼和建造更好的大象庇護所。馴象師們參與并致力于改善大象的生活,因此每周都會收到一份津貼。
 
  素林計劃為傳統的大象娛樂業提供了另一種旅游收入來源,但后者對班塔卡儂村的馴象師的依賴可能不會很快改變。很多人認為,泰國的3800頭圈養大象,與其在城市街頭乞討,還不如為游客表演節目。不過,只要游客愿意為與大象互動的活動支付高昂的價格,班塔卡儂村和其他地方的幼象繁育和馴養就會繼續下去。
 
(譯者:流浪狗)
本文內容為國家地理中文網原創或者授權編譯,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喜歡
  • 微博評論
  • 網站評論
發表您的評論
毛片a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