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62y8c"><optgroup id="62y8c"></optgroup></acronym>
<rt id="62y8c"><xmp id="62y8c">

為什么我們的鞋都是塑料做的?

撰文:ALEJANDRA BORUNDA

  誰能想象耐克的一款鞋(Nike Air Max 1)改變了一切呢?至少設計師D’Wayne Edwards是這樣認為的。

  這是年輕的Edwards從未見過的。耐克的設計師Tinker Hatfield在投身制鞋行業之前,是一位建筑師。1987年,他以巴黎著名的蓬皮杜藝術中心為原型,設計了Air Max 1的模型。這座藝術中心將管道與內部結構暴露在建筑之外,而非隱藏在內部。
 
  Hatfield采用了同樣的設計,并突顯了一項特殊的新技術:在腳后跟下方放置了一塊充氣氣墊。運動員致力于突破人類的身體極限,為他們打造最好、最輕、最結實的運動鞋則是耐克永恒的使命。籃球場上少不了猛烈著地,這個氣墊既可以緩和壓力,也能減輕重量,畢竟還有什么能比空氣更輕呢?
 
  Edwards說:“在設計方面,它非常新穎、炫酷。”它在鞋類設計史上有著很重要的意義。“因為塑料,這才成為可能。”
 
  2018年,全世界共生產了超過240億雙鞋,僅美國就售出20億雙。美國人平均每人每年購買7雙以上的鞋子,它們堆積在門口,最終被扔進垃圾桶。
 
為什么我們的鞋都是塑料做的?
從鞋底到鞋面再到鞋眼,現代鞋的許多部件都是用塑料材料制成的。
制圖:HANNAH WHITAKER, NATIONAL GEOGRAPHIC
 
  從柔軟的鞋底到尖頭鞋跟,從聚酯面料的鞋面到脆弱的鞋眼,這些鞋子大部分甚至全部都是用塑料和塑料類的材料制成的。很多組成部分通常會以復雜的工藝縫合、粘貼和模塑在一起,由于結構方面的原因,它們幾乎無法回收利用。所以在鞋子漫長的一生中,你的雙腳只是短暫的過客。鞋子最后的命運不外乎堆積在垃圾填埋場,或者漂浮在水面上,像僵尸一樣度過幾百年時光。
 
  不過,第一波鞋類革命浪潮正在醞釀中,制鞋業也開始尋找各種方式,制作更好、更合腳的鞋。想要了解這個挑戰的艱巨性,我們必須先弄明白為什么大多數鞋子的材質是一堆柔軟的塑料。
 
休閑鞋,運動鞋
 
  直至19世紀中葉,鞋子都是用自然材料制作而成的:木頭做鞋跟,鞣制皮革做鞋面和鞋帶,鞋底用的是橡膠、軟木,或者直接把大塊木頭刻成鞋底。但隨著文化和材料科學的發展,鞋和其他一切事物都受到了影響。
 
  19世紀末,工人占據了歐洲和美國的大部分工作崗位。每年一次,通常在夏季,工廠不得不關閉進行維修,導致大量工人閑散下來,他們紛紛涌向了海邊。這是現代“假期”的雛形,人們需要給新的閑暇時間置辦一套新行頭。度假者要的不是工作靴,而是能在潮濕的海灘行走的輕便的鞋子。
 
  與此同時,體育與休閑文化也在發展。英國的槌球運動員在瞄準球門時,希望鞋底的摩擦力足夠大,能讓身體保持平衡。草地網球運動員則需要在剛修剪的草皮上不會打滑的鞋。
 
  解決辦法?橡膠。19世紀中葉,科學家發明了“硫化”這種化學方法,能讓橡膠在高溫時保持穩定。穩定的橡膠材料很快被用在輪胎上,作為蒸汽發動機的密封件,當然也少不了制鞋業:當時的運動員和度假者的鞋底也用上了這種材料。

為什么我們的鞋都是塑料做的?

  “上個世紀,制鞋技術方面最大的進展是硫化橡膠的誕生。”Nicholas Smith說道。他在《鞋》(Kicks)這本書里,講述了運動鞋的文化史。
 
  最初的硫化橡膠和我們現在所看到的塑料不一樣。但到了20世紀中期,“天然”橡膠制品幾乎完全被合成橡膠取代,這是我們所知道的塑料的近親。根據美國化學學會的數據,今天制造業所用的橡膠中,約70%都是合成橡膠。
 
  隨著橡膠的崛起和閑暇時間增多,跑步和籃球等運動也變得更為大眾,運動員和鞋類設計師對鞋有了新的需求:更多緩沖、更多彈性、更多支撐,減少變形。20世紀初的幾十年里,運動鞋市場出現了爆炸式增長,設計產品也成倍增加。
 
為幻想和時尚誕生的鞋子
 
  多倫多貝塔鞋類博物館的館長Elizabeth Semmelhack說:“時尚是創新的推動力,是渴望與設計的產物。這種新材料推動了設計時尚的發展,反之亦然。”
 
  20世紀初,隨著裙擺越來越短,一直藏在長裙之下的鞋子成了女性時尚視覺語言的一部分。20年代,塑料滿足了爵士樂時代,人們對裝飾品和閃光物品的偏愛,從鑲嵌著假水晶(通常是塑料制成的)的丁字鞋,到晚禮服鞋超級閃亮的賽璐珞面飾,都是塑料的天下。
 
  與此同時,女性開始大量進入美國勞動力市場,在戰爭時期及以后的日子里,一場時尚運動悄然興起。
 
  諾威治大學的設計歷史學家、制鞋匠Marie Brennan說:“這是非常有意思的文化現象:女性開始自己掙錢、買更多的衣服,對時尚潮流更加敏感。”越來越多的人購買鞋子是為了追求時尚,而非純粹出于實用目的。

  而塑料恰逢其時地填補了新的市場。
 
  Semmelhack告訴我們,二戰時期,高跟鞋有了重要的象征意義。在海外服役的美國士兵把高跟鞋視為理想化女性的標志:在他們張貼的海報上,性感女郎穿著非常高的高跟鞋,戰斗機側面也被畫上了踩著細高跟鞋的女性。在家里,大部分高跟鞋是用天然材料做成的平跟鞋或坡跟鞋;但這些樣式并不受士兵們歡迎。
 
   “戰爭結束后,平跟鞋和坡跟鞋都被打入冷宮,女性的戰時時尚也隨之結束,” Semmelhack說道:“時尚試圖將女性與戰爭年代女性表現的情欲聯系起來。于是,戰后不久,高跟鞋氣勢洶洶地卷土重來。”
 
地球還是塑料?
下面三件事有助于解決塑料問題:
1. 少買鞋!
2. 選擇天然材料制作的鞋,部件越少越好。
3. 請你最喜歡的品牌商開發可回收的單一材質的鞋。
 
  高跟鞋有一個技術上的實際問題:鞋跟必須支撐起穿鞋者全身的重量。鞋跟可以用鋼,但又貴又重,可以用木頭,但不夠結實。而新的超硬熱塑性塑料則能勝任,而且外面還可以覆上一層皮革,之后再涂上乙烯,掩蓋丑陋的內部。
 
  在設計師的推動下,合成材料的質量和種類很快有了大幅提升。其中,菲拉格慕設計了以人造樹膠為基地的坡跟鞋和用寬尼龍帶做鞋面的涼鞋;Roger Vivier為追求時尚的客戶推出了透明塑料靴。70年代,人們可以踩著非常高的平跟鞋去迪斯科舞廳,有一款鞋甚至在鞋跟處加了一個小魚缸。
 
  Semmelhenk說,在擺脫了設計的束縛后,鞋子開始折射出周圍的文化,例如20世紀60年代,人們對透明材料和塑料的癡迷推動了太空競賽。
 
  20世紀六七十年代,滑板文化在美國西部興起,部分原因在于連續的干旱導致房主不得不將后院泳池抽干。玩滑板的人需要能承受住撞擊的鞋,而新的制鞋方法滿足了這一需求。
 
運動員:“性能至上!”
 
  這一時期,全世界的體育文化也在蓬勃發展。每一屆世界錦標賽和奧運會都會刷新最佳跑步記錄,阿迪達斯和耐克等公司爭相讓頂級運動員穿上自家的尖端設計產品。籃球場也在上演同樣的一幕。
 
  運動員想要的是這樣的鞋子:不會變松,同時能帶來一點動力。橡膠鞋底不太合適,真皮鞋面太容易彎曲變形。
 
  “皮革就是皮膚,總是會和身體一起動,”Edwards說。
 
  1972年,耐克放棄了為跑步者設計的“Cortez”運動鞋,雄心勃勃地宣布要顛覆跑步體驗。他們在大底和中底之間,加上了一層用“Phylon”制成的泡沫層,這是一種用乙烯-醋酸乙烯共聚物做成的復合材料,加熱后冷卻會形成柔軟的泡沫。柔軟有彈性的泡沫鞋底誕生了。
 
  同時,設計師對類似皮革的鞋面也很感興趣。這些材料通常是聚乙烯化合物,這也是一種塑料。運動者喜歡它們如皮革般柔韌,且不容易變形。設計者也喜歡它們,和天然皮革相比,它們可供選擇的顏色、紋理和飾面更多。
 
  從那時起,有彈性的泡沫技術和乙烯基做的鞋面成為主流。公司雇傭了大量設計師和材料科學家,調整材料的化學成分和形狀,讓鞋面帶上一點顏色,或者從鞋底給跑步者傳回外加能量。
 
  Edwards說:“這么做理所當然。力量得到了提升,外觀也不錯,制作更方便。”
 
  與20世紀70年代相比,今天的泡沫可以給穿著者多回收70%的能量;很多跑步者認為,這可以轉化為速度上的顯著提高,雖然科學界還在研究這個問題。不管怎樣,新技術改變了雙腳的移動方式和跑步動作。一些科學家和運動員認為,用泡沫回收能量等技術,對于Eliud Kipchoge上周用不到2小時打破馬拉松記錄,起到了關鍵作用。
 
未來的鞋
 
  專注于可持續性問題的鞋類設計專家Nicoline van Enter說,塑料和塑料類材料已經徹底改變了鞋類世界。它們讓鞋子變得更好、更輕、更快、更舒適,更容易被全世界的人接受。現在,最大的問題是:能否減少塑料的使用量?
 
  一些制鞋公司正在從過去的做法中尋找靈感,希望剔除塑料。例如Sevilla Smith只用天然材料(皮質帶子、木材、金屬)做鞋,她的每雙鞋都用最少的材料,從而可以幾乎無限次分解、修復。
 
  Van Enter說,目前運動鞋的設計趨勢是越少越好:想想耐克的Flyknits,這是一款有著彈性織物面料的運動鞋。Edwards說,這種精簡的設計既有美學方面的啟發,也經濟方面的考量,因為需要粘合或縫合的部分越少,鞋子的造價也就越便宜。
 
  Van Enter表示,這種設計也帶來了一個機會。用了混合材料的鞋子都很難回收。因此,只用一種材料的鞋子至少有希望最終能回收再利用。
 
  阿迪達斯正致力于生產符合這些要求的鞋子。他們正在開發的“Futurecraft Loop”運動鞋就是用單一材料(聚亞安酯)制成的,這種材料至少可以部分回收。與此同時,阿迪達斯和其他品牌正在用回收的海洋塑料制造鞋子。
 
  但塑料回收的限制很多。收集這些材料并進行重制,是一件費時費力的事情;很多時候,回收重制只有一次,所以回收只是延長了這個過程,并沒有解決根本問題。
 
  有沒有什么辦法呢?Brennan說:“我們能做的只有少買少用。”
 
  或者,還有一種可能,不過聽上去有點奇怪。Edwards笑著解釋了自己的夢想:未來的鞋子將會是一種液體材料,每天出門前,把腳放在這種液體里,做出一個完美模型。回家后,再把腳放在另一種液體里,分解“鞋子”并回收,第二天又可以這樣再做一雙鞋。現在這只是個夢想,但只要我們改掉依賴塑料的習慣,各種創意方案一定可以實現。

(譯者:Sky4)
本文內容為國家地理中文網原創或者授權編譯,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喜歡
  • 微博評論
  • 網站評論
發表您的評論
毛片a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