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62y8c"><optgroup id="62y8c"></optgroup></acronym>
<rt id="62y8c"><xmp id="62y8c">

搜索

搜索

搜索

2019年第九期

關閉

親,沒有更多了

北極新冷戰

隨著北冰洋消融, 各國爭相把控埋在冰下的自然資源和貨運航路。在這個過程中,氣候變化正為世界之巔的人類沖突布置舞臺。

北極新冷戰pic阿拉斯加的“北方作戰訓練中心”是美國陸軍舉辦寒冷環境練兵的地點,戰士們用高熱量的軍糧來幫助身體御寒。他們學習的策略是衍生于“冬季戰爭”——二戰期間芬蘭與蘇聯之間的著名戰事。

北極新冷戰pic烏特齊亞威克是美國領土最北端的城鎮,海軍陸戰隊在這里模擬占領一棟建筑。指揮官羅伯特·內勒將軍最近對該國參議院表示,海軍陸戰隊在多年以中東和太平洋為戰略核心之后,“已經重新打起寒帶的算盤”。

  時近傍晚,11 月灰蒙蒙的天空下, 北極社區約阿港新獲選的巡邏指揮官馬爾溫·阿基圖克把隊伍叫出來,在城外的冰海上開會。寒風從南面卷來雪花,氣溫大概是零下30℃,對北極來說算一般冷吧。約20名因紐特男子和幾位女性組成的隊伍肩挎步槍集合,穿著手工縫制的馴鹿皮衣或北極熊毛褲子,也有人穿商店買來的一般貨色,遠沒有毛皮保暖,但眼下也還能湊和。阿基圖克戴上一雙海豹皮手套,簡要傳達了當日安排。這伙人隸屬加拿大巡邏兵,是該國軍方儲備力量的一分子,阿基圖克現在要率隊執行他上任后的第一項任務:乘雪地車沿著威廉國王島光禿禿的海岸進行為期一周的巡邏。其間要完成GPS訓練、軍伍風格的打靶練習、模擬搜救,外加好多打獵和冰上捕魚。
 
  我站在人圈邊緣,抬手把睫毛上的冰碴揉掉。天冷得沒法現場做筆記,我就仔細觀察一張張面孔,瀏覽凍傷的疤痕,它們像每個人的小勛章,述說著游走于世上最孤傲不屈的冰雪大地的生活。大伙很快解散,開始抽最后一輪雪茄,接著就要踏入漆黑的長路了。阿基圖克走過來問我夠不夠暖和。他個子高、肩寬、愛笑,在被同伴投票選為新一任指揮官前已做了多年巡邏兵。他和氣地告誡我別在路上睡著。
 
  他說,這種事以前發生過。有時人會從雪地車上摔落失蹤。他提醒我這個島上目前沒有手機信號——在面積等于德克薩斯州三倍的整個努納武特地區都沒有。“如果遇上意外失散了,就老實待著等別人回來救你,”他說,“還有就是盡量別碰見北極熊。”
 
  巡邏兵被稱作“加拿大在北方的耳目”,他們的支隊自1940年代起就在該國最偏遠的地區巡行。北方邊疆的大多數巡邏兵都是志愿入伍的原住民,多年來負責偵查,參與作戰演習,教正規軍用冰塊蓋小屋,在苔原上覓路行軍,在嚴寒中創造生存條件。他們的角色就像極北之地本身一樣鮮為人知,而且總要設法以緊巴巴的預算維持運作,用著淘汰下來的裝備,包括1940年政府發放、還印著英國皇冠的手動栓式步槍。
 
  但就在我此次走訪的時間前后,加拿大政府正在重新掂量巡邏兵的重要性。據聞列國已在暗中較勁,爭占暖化后北極的地盤和未開發過的巨大資源寶藏,這樣的傳言促使渥太華當局承諾為巡邏兵升級裝備,并增加資金以招募更多志愿兵。與此同時美國軍方官員也對這個項目感興趣,有意在阿拉斯加創立類似隊伍。
 
  阿基圖克歡迎這種關注。他在北極地帶長大,如今也在同樣的地方養育自己兒子,所以很了解鞭長莫及的政府在友好、善變和健忘間的嘴臉轉換。但這次政客們腦袋里在想什么卻不難猜:在多年無視北極地區領先全球的暖化速度后,加拿大終于反應過來了。
 
  “我們因紐特人談論氣候變化的事已有很長時間,”阿基圖克在我們出發去苔原前告訴我,“現在政府也跟了上來,想讓我們加以警戒。哦,好吧。我們是自豪的加拿大人。”然后他笑起來:“但愿搞手機網絡的時候也能把我們當加拿大人對待,是吧?”
 

( 預知完整故事,請點擊購買《華夏地理》2019年9月號 )
毛片a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