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62y8c"><optgroup id="62y8c"></optgroup></acronym>
<rt id="62y8c"><xmp id="62y8c">

搜索

搜索

搜索

2019年第九期

關閉

親,沒有更多了

來自地面下的威脅

北極地區的永凍土正在急速解凍,其速度超乎想象, 這一情形重塑著這片廣袤大地的形態, 并持續釋放出能夠加速氣候變化的含碳氣體。

來自地面下的威脅pic作為一種強效的溫室氣體,甲烷正從北極各處湖底解凍的土層中冒出來。冬季,表層的冰困住了它。在阿拉斯加費爾班克斯附近的這處池塘,科學家鉆穿冰層,點燃了釋放出的甲烷。

來自地面下的威脅pic西伯利亞東部的巴塔蓋卡巨坑寬約1千米且在持續變寬,它是北極眾多巨坑中最大的一個。隨著永凍土邊緣埋藏冰的解凍,大地塌陷,形成巨坑或湖泊。

  謝爾蓋·齊莫夫是一位訓練有素的生態學家,他把一塊猛犸象骨骼扔到一個堆上。當時他正蹲在冰冷、寬闊的科雷馬河岸邊的泥地里,頭頂上方就是一片因土壤沉降滑坡形成的高聳斷崖。位于北極圈腹地的西伯利亞東部正值夏季,屬于俄羅斯的這部分地區到美國阿拉斯加比到莫斯科更近。目力所及的范圍內,連一小片霜或積雪都見不到。然而在這處名為杜瓦尼亞爾的斷崖,科雷馬河吞噬了上方的土層,讓隱藏在下面的部分暴露了出來:一層冰凍的土地,或者叫永凍土,深度有幾百米——正在迅速升溫。細枝、其他的植物殘留物和冰河時代的動物肢體——野牛的下巴、馬的股骨和猛犸象骨骼——散落在一片讓齊莫夫的靴子深陷其中的泥灘上。“我愛杜瓦尼亞爾,”他一面從淤泥里拽出化石一面說,“它就像一本書。每一頁都記錄著關于大自然歷史的故事。”在地球極北這片2300萬平方千米的土地上,氣候變化正書寫著新的篇章。北極的永凍土不是像科學家曾經預期的那樣漸漸解凍。
 
  從地質學的角度講,它幾乎是在一夜之間解凍的。隨著土壤像杜瓦尼亞爾的土壤一樣變得松軟,沉降滑坡,它們正讓在凍土里封存了數千年的古老生命的殘骸——還有大量的碳——露出地面。碳以甲烷或二氧化碳的形式進入大氣,將加速氣候變化,即便人類努力控制化石燃料的排放也于事無補。
 
  沒人比齊莫夫更了解這種威脅了。在開采金礦的前哨切爾斯基的一座破敗的研究站里,他花費了數十年時間來揭示日益變暖的北極的秘密。在研究過程中,他協助顛覆了傳統觀念——尤其是認為在更新世冰期,遙遠的北方是由一片完整的冰原以及散布著鼠尾草的薄土層構成的觀念。
 
  實際上,杜瓦尼亞爾和其他地點的大量猛犸象與其他大型食草動物化石都告訴齊莫夫,西伯利亞、阿拉斯加和加拿大西部都曾是肥沃的大草原,草本植物和柳樹十分茂盛。這些生物死后,寒冷的氣候減緩了它們的分解。隨著時間的推移,風吹來的泥沙將它們深深掩埋,把它們封存在了永凍土里。結果就是北極永凍土中的碳含量比科學家一度認為的要高得多。
 
  目前的新發現顯示,隨著地球變暖,碳將加速釋放。通過令人意想不到的北極升溫速度及融水在極地令人不安的流淌方式,研究人員推測,地球的平均氣溫每升高1℃,永凍土就可能釋放出相當于煤、石油和天然氣四到六年釋放出的溫室氣體,是幾年前科學家認為的兩到三倍。如果不控制化石燃料的使用,不出幾十年,永凍土就會成為一個巨大的溫室氣體排放源。
 
  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最近才開始將永凍土納入其評估范圍。它仍舊低估了“潘多拉的冰箱”門能敞開多大——以及它將造成多大的破壞。
 
  永凍土讓地球變暖的潛力被我們小瞧了。但如果我們希望將升溫控制在2℃以內,就像2015年巴黎氣候大會上195個國家一致同意的那樣,新的研究表明,考慮到永凍土還將繼續解凍,我們或許必須比IPCC模型預計的提前8年減少排放。這或許是我們加速改用更為清潔的能源最容易忽視的理由:要達到應對氣候變暖的任何目標,我們都需要行動快于想法。
 
( 預知完整故事,請點擊購買《華夏地理》2019年9月號 )
毛片a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