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62y8c"><optgroup id="62y8c"></optgroup></acronym>
<rt id="62y8c"><xmp id="62y8c">

2019年度最佳野生動物照片

撰文:NATASHA DALY
 
  旱獺看上去嚇壞了,它手指張開,嘴巴也張得大大的。那只狐貍好像隨時會撲上去。鏡頭定格的這個瞬間為我們展現了一幅混亂、沖動和驚恐的畫面。
 
  中國攝影師鮑永清因其對狐貍襲擊前那一幕的精準捕捉獲得了由倫敦自然歷史博物館頒發的年度野生生物攝影師獎。
 
  鮑永清的這張照片拍攝于青藏高原的草地上,標題為“那一刻”。海拔4511米的青藏高原常被稱為“世界屋脊”。評委會主席Roz Kidman Cox在一份新聞稿中表示,這一地區的照片“非常罕見”。能夠捕捉到藏狐與旱獺之間如此生動而有張力的互動場景,實在是太不容易了。這兩個物種對青藏高原地區的生態極為重要。
 
  14歲的Cruz Erdmann獲得了年度野生生物攝影師最佳新秀獎(Young Wildlife Photographer of the Year),這是該大賽少年組的最高榮譽。他的獲獎作品是一只拍攝于水下的色彩斑斕的萊氏擬烏賊,當時他正在印度尼西亞附近的倫貝海峽(Lembeh Strait)進行夜間潛水。
 
  這項久負盛名的攝影大賽已經舉辦了55屆,包含了動物行為、新聞和肖像在內的19大類野生生物攝影獎項。今年,年度野生生物攝影師大賽收到了來自100個國家的48000名攝影師的參賽作品。
 
  《國家地理》雜志攝影師斬獲了四個獎項。 David Doubilet憑借一組深海花園鰻魚群的照片贏得了“水下世界”獎。花園鰻魚屬于群棲動物,它們垂直地從沙地的洞穴里鉆出來,看起來像是一片海草,很難拍攝。它們一旦發現你的存在,就會消失幾個小時,”Doubilet說道。“它們會立刻在你眼前消失,就像水底的海市蜃樓。”
 
  Doubilet把相機藏在洞穴的中央,他自己則躲在一艘失事船只后面,終于成功拍下了這個龐大的鰻魚群的照片。當鰻魚突然出現時,他就會遙控按下快門。這張照片花了幾天時間才拍攝完成。
 
  攝影師Jasper Doest以其拍攝的日本獼猴照片獲得了新聞攝影報道獎。在日本,這種動物曾備受尊崇,但現在卻遭到了人們的厭棄,常被訓練為人類表演。“通過這個系列,我想讓人們重新考慮他們與周圍動物的關系,”Doest說道。他的故事將于2020年初在國家地理雜志上發表。
 
  2018年12月,Ingo Arndt在巴塔哥尼亞為《國家地理》拍攝食肉動物專題報道時,捕捉到了一頭美洲獅試圖擊倒原駝的畫面,而它也憑借這張照片獲得了“哺乳動物行為”類別的最高獎項,另一位獲的該獎項的就是此次獲得年度野生生物攝影師稱號的鮑永清。這張照片是他在追蹤美洲獅的第七個月時拍攝的,Arndt說:“這張照片是整個故事的關鍵。”他指出,盡管原駝是美洲獅的主要獵物,但此前沒有人拍攝過這一狩獵活動的細節。這只原駝的體重是美洲獅的三倍,正在設法逃脫。
 
  《國家地理》雜志的最后一項榮譽頒給了 Charlie Hamilton James,他于夜間在紐約街頭拍攝的一組老鼠照片獲得了城市野生生物類獎項。
 
  “人們現在叫我‘老鼠佬’,”Hamilton James說,他說他以前曾被叫做“水獺佬”,因為他在黃石公園拍攝過水獺。
 
  “它們只是在做老鼠做的事,住在老鼠住的地方,”他這樣評價自己的拍攝對象。他花了幾個月的時間跟蹤這些嚙齒動物,看它們如何進入城市的下水道和縫隙。Hamilton James說:“它們如此出色地適應了紐約的節奏,真是太令人驚訝了。”他說他喜歡在晚上拍攝紐約。
 
  “和它們一起工作了一段時間后,我開始尊重它們,”他說道。“我不會說我愛它們,但我確實很喜歡它們。”
 
(譯者:陌上花開)
本文內容為國家地理中文網原創或者授權編譯,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喜歡
  • 微博評論
  • 網站評論
發表您的評論
毛片a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