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62y8c"><optgroup id="62y8c"></optgroup></acronym>
<rt id="62y8c"><xmp id="62y8c">

歐洲最古老戰場上出土了令人費解的文物

撰文:ERIN BLAKEMORE
 
歐洲最古老戰場上出土了令人費解的文物
在托倫瑟戰場遺址(Tollense battlefield site)發現的31件古代青銅物品中,有一件可以系在腰帶上的星飾容器。
攝影:J. KRÜGER, UNIVERSITY OF GREIFSWALD
 
  自1997年以來,考古學家在德國北部的托倫瑟河沿岸挖掘了數公里的土地,大約在公元前1200年,這里發生過一場混戰,數百名戰士的武器和遺骸被挖掘出來。托倫瑟被認為是歐洲最古老的戰場遺址,這場戰事規模之大、沖突之劇烈,推翻了20世紀盛行的一個觀點,即認為青銅時代的歐洲是一個相對和平的地方。
 
  但是是什么引發了托倫瑟戰役呢?這是一場歐洲各地不同群體之間的戰爭,還是一場大規模的地區性家族爭斗呢?研究人員繼續在該遺址出土的骨頭和武器中尋找線索,本周發表在《古物》(Antiquity)雜志上的一篇論文探討了一組不同尋常的手工藝品,至此,數十年的研究終于出現了轉折,這些手工藝品能幫我們了解到底是誰參與了托倫瑟戰役,以及他們為何而戰。
 
遙遠的古物?
 
  論文稱,考古人員在河流沉積物中發現了31件青銅古物,發掘地距離被認為是戰斗起點的古堤道約304米。研究人員認為,戰斗發生在托倫瑟河兩岸,作戰人員在向下游移動的過程中死亡,留下了他們的骨頭和財物。
 
  這些青銅古物之間距離很近,研究人員認為它們曾被放在一個有機容器里——可能是一個皮包或木制工具盒,后來分解掉了。出土的古物包括一個青銅錐子、一把鑿子和小刀、青銅碎片,以及一個被設計系在腰帶上的圓柱形小青銅盒子。沉積物中還發現了人類遺骸,這也為該地區是青銅時代戰場一部分的觀點提供了支撐。
 
  在埋藏的古物中還有三個青銅圓筒,它們可能是用來裝個人用品的袋子或盒子的配件。它們非同尋常,但直到現在才在數百公里外的德國南部和法國東部被發現。

  德國哥廷根大學(University of Göttingen)的考古學家托馬斯·特伯格表示:“這讓我們很困惑。”他協助完成了托倫瑟的發掘工作,并參與了論文的撰寫。對特伯格和他的團隊來說,這證明了他們的理論,即這場戰爭不僅僅是北方的沖突。他說:“現在,我們越來越有可能不再涉及地方沖突。”
 
歐洲最古老戰場上出土了令人費解的文物
這些青銅器中包括3000年前的工具、裝飾品和金屬碎片,很可能曾經被保存在一個容器里,后來容器分解了。
攝影:V. MINKUS
 
  但“地方”的含義取決于你對托倫瑟山谷的古老社區面積的判斷。
 
一個“相當無聊”的理論
 
  2011年,特伯格的團隊首次公布了他們在托倫瑟的研究結果。從那以后,他們發表了幾篇與該遺址有關的論文,其中一篇通過分析受害者骨頭上的損傷確認了托倫瑟的戰場地位,另一篇則推測沖突始于堤道。隨著時間的推移,團隊越來越確信戰斗發生在兩個戰隊之間。他們推測,一隊“當地人”來自該地區,而另一隊則由異地戰士組成,他們可能從幾百公里外的地方集結在河岸上,期待進行一場特洛伊戰爭式的對峙。
 
  初步的古DNA(aDNA) 結果引發了這樣的猜測:這場大規模的戰斗是區域性的,而非地方性的。2016年,美因茨大學(University of Mainz)人口遺傳學家約阿希姆·伯格告訴《科學》雜志,最初的aDNA分析表明,這是一群“高度多樣化”的勇士,他們的基因最遠來自南歐。
 
  遺骸的同位素分析似乎支持了這一結論。2017年,研究人員公布了140名遇難者中52人牙齒中鍶、碳和氮同位素的分析結果。他們發現了兩組戰士:一組是德國北部的當地人,另一組則由來自中歐某個地方的更多樣化的人群構成(波西米亞,與德國西南部接壤,覆蓋了現在捷克的西部,是最強的競爭者)。
 
  但今年早些時候,伯格的團隊獲得了更完整的DNA結果,至少從遺傳學的角度來看,給這一理論被潑了冷水。“在我們的樣本中,我們沒有看到任何有關兩個不同群體相互爭斗的跡象,”他在接受《國家地理》雜志采訪時說道。(伯格并不是這篇論文的作者。)
 
歐洲最古老戰場上出土了令人費解的文物
托倫瑟戰役中的遇難者遺骸。
攝影:S. SAUER
 
  伯格表示,他在2016年分析的其中一塊骨頭實際上來自新石器時代,比托倫瑟戰役早了3250年到8750年。他們在進行了更長時間、更大樣本量的分析后得出,在DNA方面,這是一個比他最初認為的更同質化的種群。“他們看起來就像中歐和北歐人,”他說道。

  新的DNA分析確實排除了家庭成員之間發生爭斗的可能性。但它并沒有為“兩隊理論”提供令人信服的理由。
 
  “結果并不驚人,”伯格說道。“其實還挺無聊的。”
 
危險之地
 
  伯格尚未發表的分析結果可能會給遙遠的勇士理論蒙上一層陰影,但這并不排除戰斗參與者來自波西米亞等地的可能性。“我們可以排除南歐國家,比如塞爾維亞和匈牙利,”他說道。“但即使有了現代基因組,你也無法立刻區分出波西米亞和德國(北部)之間的差異。”
 
  但這些古物仍然屬于一個戰士,對吧?也沒那么確定,考古學家、青銅器時代專家安東尼·哈丁說道。“為什么一個戰士要帶著這么多廢金屬到處跑?””他問道。非要將這塊顯然不像是用于戰場上的金屬齒輪判定為某個戰士的,“這對我來說有點牽強,”哈丁表示。
 
  事實上,一些青銅器時代的戰士確實會隨身攜帶著少量廢金屬,它們通常被儲存在斧頭的凹槽里。德國考古研究所考古學家奧利弗·迪特里希指出,出土的那些斧頭可能是作為宗教收藏品設計的。這是否意味著戰士將攜帶的青銅碎片作為祭品獻給神呢?
 
  再仔細想想,迪特里希說:“出土的這些古物并不是廢金屬。時間、地點和可能的儲存方式也與已知的青銅器時代的廢金屬庫有很大的不同,因此可以排除獻祭這一宗教理由。迪特里希說,這些物品可能是參與戰斗的人員的私人財產,但是他也承認,目前還不清楚是戰斗人員還是其他人把這些物品帶到戰場上的。“這兩件青銅器并沒有清楚地暗示主人的身份。”
 
  這種金屬的來源可能還不清楚,但它丟失在混亂的戰場,這足以令貴重物品與主人分離。這種混亂——以及它對青銅器時代暴力沖突的反映——讓研究人員和專家們達成了罕見的共識。
 
  這些古物是否暗示了托倫瑟遺址不僅僅是戰場——或者不僅僅是戰士們攜帶的物品比考古學家曾經懷疑的要多這么簡單?由于該遺址是同類遺址中唯一的一個,所以很難說。“我們正在處理青銅器時代的第一個戰場遺址,”特伯格說。“在這方面我們沒有參照物。”
 
  “當第一個例子出現時,人們都不知道該如何解釋,”英國伯恩茅斯大學法醫人類學講師馬丁·j·史密斯說道,他沒有參與托倫瑟研究。這場戰爭的規模之大說明了青銅器時代的戰士們有能力制造暴力。誰曾想到,太陽在托倫瑟河岸落下三千年后,這場發生在那里的戰役仍然引發了激烈的爭論。

  畢竟,史密斯說,“史前是一片危險之地。”
 
(譯者:陌上花開)
本文內容為國家地理中文網原創或者授權編譯,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喜歡
  • 微博評論
  • 網站評論
發表您的評論
毛片a级